从游乐场爱好者到主题乐园设计师,如何把梦想变成工作?
作者:yangxu       2018-10-21 16:18:00       浏览:1699

哪一个是你最爱的动画形象?米老鼠,唐老鸭,小黄人,还是变形金刚?

近年来,以Disney和Universal为首,主题乐园产业发展迅速,全球掀起了乐园文化的热潮。敏锐的ArchiDogs,今日将带你去体验欢乐的气场,走进主题乐园的幕后,与主题乐园景观设计师王晶深入交谈……

 本期人物

王晶 Jing Wang

景观设计师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景观硕士

2014年硕士全额奖学金得主

2014年Kluesing Fellowship 获得者

曾从事于澳大利亚HASSELL Studio

现于AECOM-Orlando Office任职

从事主题乐园和休闲度假景观设计工作

A= ArchiDog

J= Jing Wang

 游乐场爱好者 

王晶,主题乐园头号玩家,典型双鱼女孩,具有烂漫的想象力,热衷于卡通形象,追求创新与众不同的体验。作为曾经的游乐场“玩家”,是如何一步步变成幕后设计师的?

A: 可以说说你最爱的卡通形象是什么吗?

J: 我最喜欢的是唐老鸭,它和米老鼠,作为迪士尼动画经典的卡通形象,是我们这代人童年最好的陪伴。不同于米奇的机灵,唐老鸭胖胖的,有时候形象被刻画得很蠢,非常惹人爱。

A: 主题乐园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J: 主题乐园像是实现了小时候内心的童话梦,例如迪士尼乐园主打的公主梦幻风格,实现了灰姑娘、白雪公主故事里的场景,圆了很多女孩子的梦想。此外,主题乐园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所有元素都跳脱了日常生活,将平日里我们喜爱的电影、动画形象,还原在现实生活中,并且通过科技手段和游乐设施来体验故事场景中的情节,这种超现实的体验对我个人而言非常具有吸引力。

A: 接触主题乐园项目设计,与美国研究生课程有关吗?

J: 在美国的学习帮助我寻找到专业里感兴趣的方向。在国内景观学士毕业之后,我于2014年夏天入学UIUC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在那里我继续学习景观专业,课程内容涉及研究和项目设计。当时我的研究方向是planning和ecology,在做研究和设计过程里,我对于人类和自然之间相互影响关系慢慢产生了兴趣。

比如在Veterinary Medicine College这个项目里,当时我不仅从生态方面做到有效解决雨水处理问题,也致力于将场地吸引更多的游人,并根据场地特性设置游人体验环节。在The Summit City 研究中,基于场地的分析,从人和环境的相互作用角度考虑,最后提出了超现实主义的未来构想。从这个角度来看,在美国研究生为我从业工作项目的实践做了很好的理论引导和铺垫。

课程设计作品:Rain Garden Design

 @ Veterinary Medicine College, Champaign, Illinois

 课程研究/设计作品:The Summit City- Fort Wayne, Indiana

A: 你是如何变身为主题乐园的景观设计师呢?

J: 有一个契机吧。在HASSELL做MELIA Hotel的时候,业主对项目里的儿童乐园区块提出了要求,希望结合地形做出一些迎合儿童游乐的设计。之后对这种五颜六色的游憩类型的设计很感兴趣。后来去AECOM工作,AECOM Orlando Office凭借着地理位置优势,主打做主题乐园和度假酒店项目,工作期间接触了很多这方面的项目,包括北京环球影城、巴哈马的The Pointe度假酒店和与Disney, Universal和SeaWorld相关的公益性项目Give Kids The World Village,其他主题性项目也包括NASA和水族馆项目等。

MELIA Hotel度假村中的儿童乐园设计效果图和入口处台地式隔离景观 

 图片来源:HASSELL

Beijing LIZE项目过程中对儿童游憩区域的概念设计不同方案   

图片来源:HASSELL

Harry Potter @Universal Beijing Resort Hogsmeade村庄入口设计立面图

图片来源:AECOM

The Pointe, Bahamas鸟瞰设计图,图中展示的是酒店区域水上乐园

图片来源:AECOM

A: 主题乐园和我们通常所指的游乐园,有什么关联吗?

J: 两种乐园都是大量依托人工景观设计的项目类型。现代的主题乐园起源于传统的游乐场。在十七世纪初,法国巴黎出现大量的游乐园,这些有趣的公园配备了喷泉、花坛、音乐、保龄球、舞蹈和小型的过山车。这些元素组成了后继商业性游乐场以及主题乐园最基本的部分。所以,主题乐园和游乐园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

A: 那么这两种项目类型在设计有怎样的区别呢?

J: 顾名思义,主题乐园是由主题创意作为设计支撑,而游乐场主要依靠游乐器材和当代的科技手段,将不同的区块依照流线和功能拼接在一起。

主题乐园在设计规划前期,通常有着成熟的创新团队研发并策划创意,例如Universal Park and Resort 就有配备Universal Creative团队,他们配合Universal Pictures (制片方)做创意策划并协同设计师将主题落入图纸。通过这种方式,主题乐园以主题为核心完成场馆、设施、景观和气氛等各方面内容的塑造,从而通过各种元素的配合突显主题文化特征。

然而并不是所有主题乐园开发商都像Disney或Universal有如此强大的制片公司作为知识产权后盾。可对于这两家公司来说,园区内也有很多地块需要创意团队依据园区定位,策划其他创意。例如奥兰多迪士尼动物王国的Kilimanjaro Safaris,不同于热卖电影速度与激情、木乃伊、哈利波特等,该园区以游客观赏动物为主要目的,没有影片公司的创意支撑。但Universal Creative团队依照场地在整个迪士尼乐园的定位,提供乘坐越野穿越丛林的惊险体验,寓教于乐,深受儿童和成人的喜爱。

Animal Kingdom@ Walt Disney World: Kilimanjaro Safaris   

图片来源:Under Cover Tourist

A: 作为一名景观设计师,你认为“主题”应当如何表达呢?

J: 在着手设计工作之前,设计师不妨将主题视作一个“故事”。故事是有时间、地点、人物和特定的情节的。我通常将自己先设定为故事中的人物,想象我在故事中可以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有怎样的感受。所有的细节就会像电影一样充满画面感,鲜活地呈现在脑中。

在实际设计中,景观设计师与建筑设计团队相互协作,在室外空间进行戏剧化表现,加强装饰性设计,注重造型和色彩的表达,给游客带来强烈的新鲜和刺激的感受。景观设计师将脑海中的艺术画面落实在图纸上,将不同的景观要素有机、连贯地呈现,营造完整的故事场景,并满足场地服务功能。

具体来说,景观设计师紧扣主题,将硬质铺装、植物种植、场地陈设、高差营造和水体等,按照景观设计的思路置入场地。同时,根据主题乐园不同片区功能和活动内容进行合理设计,为游客提供俯视、仰视和平视景观的视角,做好空间分隔,以便实现人流的合理引导,诱发人们进入乐园探险的好奇心。在植物景观设计上,需要围绕园区主题进行植物合理配置,加强整体布局,通过以假乱真实现创意设计,确保整体主题环境得到更形象的表现。

Pandora: The World of Avatar” @ Walt Disney World 植物、假山和灯光效果

图片来源: Ryan Pastorino/Tribune Broadcasting

A: 在景观设计方面,你们的设计主要具体涉及哪些方面呢?

J: 像其他类型的景观项目一样,主题乐园的景观部分包括景观平面设计、硬质铺装、高程设计、种植设计、场地陈设和细节图的绘制等等。在北京环球项目中,AECOM景观设计团队从最初的Concept Design一直做到60% Construction Design Development。这期间AECOM景观和建筑团队多次与环球创意团队前往Warner Bros.制片公司开会,具体商讨主题创意在景观/建筑方面如何体现,要求精准度非常高,每一个灯柱或座椅都要求还原电影中的场景。

Harry Potter @Hollywood Universal Hogsmeade村庄入口细节实景图

图片来源:ALTPRESS

A: 主题乐园项目的设计工作有什么特点呢?

J: 主题乐园项目对设计师的综合能力要求很高。以北京环球影城项目为例,整个乐园分为若干个package,每个package都配有不同部门的设计团队和工程师,包括建筑、景观、室内、建筑结构、给排水、消防和水电暖通,等等。景观设计在主题乐园设计产业中通常被称为“Area Development”(区域发展),也就是建筑以外的空间部分。Area Development在整个地块空间布局和划分方面,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我们之前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经常与建筑组同事坐在一起,讨论他们建筑体块的一层平面基本标高,确定建筑外围轮廓线等问题。景观设计师要了解其他部门学科,将建筑、消防和其他相关学科,有机地排布在场地中去,与其协同合作,共同在有限的地块里,结合主题创意,呈现最合理最有新意的设计。

A: 那在整个项目的设计过程中,你们在景观设计方面遇到了怎样的困难,而你们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J: 设计规范无意是最大的问题。中国大陆的设计规范和美国设计规范存在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比如在中国大陆,建筑周边一定距离内不能种植地被植物,消防道路宽度和半径相应比美国也宽一些等等。针对这样的问题,环球影城事先为项目签署了大陆具有丰富项目经验的LDI(Local Design Institute),他们为我们做设计规范的参考,并给予建议。

此外,植物的选择对于美国设计团队也是一项挑战。虽然我们团队在美国和海外有丰富的主题乐园设计经验,但是北京环球是我们第一次在东亚做项目。因此在植物选择方面,我们查阅了很多材料,并采纳了LDI团队的建议。对于Harry Potter比较有利的是,我们的环境打造的是苏格兰高地的氛围,也就是以针叶林景观为主,北京地处中国北方,针叶树种本身就是当地适宜树种,所以我们团队还是很幸运的。但是对于其他package,如Hollywood package,他们的景观大道是亚热带风格,需大量采用棕榈树,这些树种在北京的冬天无法存活。因此这个团队后期选择了被化学处理过的棕榈树,既保留了真实的植物面貌,又完美地营造了景观氛围。

Hollywood Boulevard @ Universal Studios Florida

图片来源:Orlando Informer

A: 对于广受热议的上海迪士尼乐园,从设计的角度而言,你认为有哪些优势和不足呢?

J: 上海迪士尼在产品定位上首先捕捉到了中外文化的巨大差异,因而在景观设计方面,更注重大陆文化的体现。营造适宜的田园风光,处处结合自然景观元素完成层次丰富景观空间营造。在服务上,徽派古典建筑配合着“原汁原味中国风”的主题,别具一格,与其他任何一个迪士尼乐园都与众不同。不足的话,可能还是在园区管理有所欠缺吧。

A: 作为主题乐园爱好者和设计师,有哪些组织可以加入并交流?

J: 可以关注两个组织。IAAPA (The International Amusement Association of Parks and Attractions) 和TEA (Themed Entertainment Association)。他们是目前业内最专业的组织。这两个组织提供一系列的资源,包括教育板块,视频训练和期刊出版。此外,它们每年都组织相应的线下活动,给业内人士提供一个分享和交流的平台。

IAAPA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盛大的博览会,展示主题乐园中所应用的最先进的科技,如4D室内过山车,VR虚拟技术等。TEA每年有若干场活动,开设在全球各地主题乐园的胜地,分享当下最知名的主题乐园新版块的研发和设计施工经验。

例如在2017年,受业内瞩目的潘多拉-阿凡达世界在奥兰多迪士尼动物王国开园,引起无数阿凡达爱好者的热情。TEA在2017年底邀请阿凡达设计团队做学术交流,从创意策划到设计、施工进行深入的阐释,并邀请与会者参观阿凡达乐园。

A: 你所期待的下一个主题乐园是什么?

J: 北京环球影城功夫熊猫乐园。像迪士尼、环球影城这种大型的主题乐园产业,在全球各地开设园区,作为一名设计师,同时也作为一名玩家,我认为他们应该在保留各自传统的主题文化的基础上,有所同,也有所不同。

北京环球的功夫熊猫,它结合中国文化特色,又有着广受欢迎的电影作为故事背景,我非常期待这个乐园给主题乐园爱好者耳目一新的感受和不一样的游乐体验。

采访 | 栗茜

编辑 | 邓艺涵

本文转自建道筑格ArchiDogs